黑宝丸的神圣加持力

2020年2月8日20:23:02 评论 112 views
黑宝丸的神圣加持力_学佛受用

2018年七月四日中午突然收到爸爸的“病危通知”!意外又离奇的外伤造成左边接近太阳穴附近深可见骨的伤口,颅内出血及颈脊因僵直性脊椎炎,加上十年多来经历大小中风无数次,下半身不良于行,医生判断颈脊只剩一、二根且松脆的骨架支撑,随时可能支撑不住而全身瘫痪,甚至可能立即夺命,连插管急救的机会都没有。颅内出血又不能动刀,只能看运气在加护病房观察,看能不能自体吸收血块。爸爸戴着护颈圈躺在病床上,所有生活大小事皆靠护理人员照料,自己不能随意乱动,除了三餐家属自行喂食及探视外,其余时间家人不能随侍在旁。

“病危通知”四个字沉重如泰山压顶!至亲至爱的大哥及母亲,我皆因突然毫无预警的这四个字,等赶到医院已天人永隔,连最后一声道别、最后一眼都来不及!突如其来的噩耗再度面临,在他乡的自己当场崩溃,六神无主,那是种无法抑止的恐慌焦虑!恰巧师兄打来电话,当下乱了方寸的心,几乎语无伦次。幸好师兄非常理智善解的叫我填功德回向卡,并代为转发美朵师姐,再三祈求务必禀告师父。

冥冥之中仿佛  诸佛菩萨慈悲护佑!当时师父已从美国回来,并于七月五日〈四〉在台北佛堂带领共修,心中非常笃定唯一的念头就是一定要亲自北上拜见师父再赶回苗栗。当拜见师父那一刹那,像吃了一颗定心丸,师父慈爱的聆听父亲的病况,并赠予了黑宝丸与菩提金刚丸,耐心教导如何服用。而当时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渴盼,希望爸爸能转至台北荣总,深觉那才是爸爸的福源地。忍不住问了师父是否该转院比较好?师父说:“这是每人的因果业力……。”其实问的时候直觉反应这是不该问的,因此很自然的接受师父的指示。

由于自己多生累劫的因果业力,长达五到六个月的时间接踵而来的考验,令堕落无明,身心俱损。师父意外地赐了一颗黑宝丸,叫我在坛场念咒后马上服下。参加了共修到三分之二时,赶去搭最后一班火车回苗栗,而我居然能一上车就睡到苗栗〈在几个月的时间里,一直处在颠倒梦想无法入睡,即便服了助眠药〉。想都没想到,即便健康时在火车上几乎睡不着的我,当时竟可以安然进入深沉睡眠!

而待在苗栗往返加护病房期间,一扫从前恐慌,明知爸爸病重,但不知为何心里虽牵挂,,但那种焦躁不安的心反而异常平静。第一次将黑宝丸及菩提金刚丸直接趁护士不在旁,加在饭食里由大姊喂食进去。而我则在一旁握着爸爸的手轻声默念《六字大明咒》。父亲一直说他不是跌倒,而是看见不该看的东西。大姊全家找遍了,都没有任何血迹,发现时,是凌晨坐在客厅椅子上满脸是血的父亲。通常父亲若跌倒一定会哀嚎,自己也无法爬起来,所以他心中非常恐惧不安,一再说不合常理的现象。为了安抚父亲,我告诉他这是  诸佛菩萨慈悲加持送给他的礼物,吃了便可安心,那些不好的都不再靠近您,父亲听后十分受用。我并交代他一定要持诵会念的佛号,父亲像个孩子乖乖听话,服用黑宝丸及菩提金刚丸后,父亲脸色精神越来越好。

住了约莫一星期多,主治医师告知颅内瘀血已自行吸收无大碍,而脸上伤口虽没有缝合自己快速痊愈。但医师一再警告一定要开刀,在头颅两侧打上钢钉再穿上特制的铁架,像钢铁人般的支撑脖子,否则随便一动就不可挽回。兄姊们再三思量,一来大哥生前就是在桃园做这种手术,疼痛不堪,日夜哀号,只能不断注射止痛及镇定剂,最后开刀两次都说手术顺利,可却突然大量出血往生;二来父亲年事已高,肯定更难以支撑。由于不想父亲受此折腾,于是拒绝了手术,直接办出院回家疗养。

自从父亲中风后,兄姊们辛苦奔波各大医院,在家庭孩子事业父亲间,殚精竭虑,因此不敢开口转荣总,只能放心底。没想到一个礼拜后,兄姊们传来好消息,他们决定北上求诊之前把父亲从鬼门关拉回的荣总骨科主治医师。经过确诊,奇迹式的大逆转,骨科主治医师很肯定告知父亲的颈脊虽然有退化,但那是之前的旧伤不碍事,毋需动手术。

奇迹般的结果,令父亲和我感受到了黑宝丸的神圣不可思议。师父虽未多说,但其悲悯怜爱众生的苦而苦。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至高无上的甚深佛法真实不虚,只要虔诚至心祈求必有所感,父亲事发至今身体日益康复,充满精神!在此也深深感恩敬爱的师父、美朵师姐、当天特地到佛堂只为带我搭捷运赶火车的硕庭师兄,以及众师兄姐和全省行人们的慈悲回向,并对这段过程中给予支持与关爱与包容的一切人事物,献上最高的敬意与祝福!

佛弟子  吉美  合十

2018.10.18
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