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要问我从哪里来,我只想回家”——疫情下一个流浪者的自述

2020年3月16日20:31:19 评论 165 views

“不要问我从哪里来,我只想回家”——疫情下一个流浪者的自述_戒杀放生 第1张

我已经流浪一个多月了。风餐露宿,无处躲藏。刺骨的寒风让我瑟瑟发抖,飘飘的细雨湿透了我全身。我不知道已经走了多少路,太累了,还是躺下来睡一下吧。

南南、南南……亲切的声音从远处飘来,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。“哇,是爸爸!”我朝思暮想的baba终于来接我回家了。我兴奋的立即跳跃起来,想冲上前去抱住他。一阵狂风卷来,一个激灵,原来还是一场梦……

新年开始,全国经历着“新冠疫情”的劫难,当家家户户都宅在家不出门时,我却被狠心的baba抛弃了,被迫流浪街头……

(1)宠爱

我是一只金毛犬。一出生就被主人领养了,他给我取名叫“南南”,从此他就一直以baba自称,我也认了这个人类的“baba”。我今年已5岁,跟baba特别有缘,总是形影不离的。当然我也特别乖巧。

baba单身一人,是个设计师。每天上午都会赖床,我就一遍又一遍去舔他的手,舔他的脸,叫醒他,叼袜子鞋子给他,他会伸手搂住我的头,亲亲额头,弹下鼻子,我即刻依在床边,那种幸福曾让我陶醉。

在baba的精心训练下,坐下、握手、趴下、装死、打滚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小儿科了,最喜欢他和我玩游戏,把小绒球向远方扔去,我会一跃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,很精准的接住绒球,他会给我点个赞。

baba对我的爱,那也自然没得说。带我出去蹓跶时,他会跟我在草地上追逐嬉耍;吃零食时,他一个我一个;我最喜欢的是陪他看电视,我可以舒舒服服躺在沙发上,任他摸我的头,摸我的肚皮。我以为这种好日子一直会到我终老。

(2)遗弃

这个春节过得很压抑,没有了往年的喜气洋洋,没有亲朋好友来和我玩耍,baba也不带我出去嗨了。平时很少看新闻的他,现在每天至少花2个多小时看电视新闻,有时候吃饭也在看。

趴在baba脚下陪他看新闻,我才知道原来人类被感染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,疫情开始在人间蔓延。也经常听到户外小区广播喊着“不聚集,不串门,不出门……”既然如此,我也就乖乖在家里陪着baba吧。虽然感到很无聊。

一天傍晚,我正趴在沙发上陪baba看电视。门铃响了,baba去开门,却只站在门口跟来人说话,没让他们进来。我看见门口站着5、6个戴口罩的人,他们嘀咕嘀咕着,不知道说什么。后来就听见baba突然扯大嗓门说“这绝对不可能的,我绝对不同意,他就跟我的孩子一样啊”。然后就是气冲冲,狠狠的关上门。baba显然生气了。

“不要问我从哪里来,我只想回家”——疫情下一个流浪者的自述_戒杀放生 第2张

某居委会发布的处置猫狗的通知

但那之后,baba就闷闷不乐。三天后的傍晚,他突然对我说要带我出去玩。“哈哈,久违的幸福”。他一开房门,我就“蹬”的一下冲出去,在电梯口等他了。

baba戴着口罩手套,带我到了地下车库,他打开车后排座的门对我说:“南南,今天你坐后排,我再给你戴个眼罩,我们出去玩游戏哦”。听到游戏我就特别高兴,后排就后排吧。

开了好久,车停了,baba终于摘下了我的眼罩。车门一开我跳下,拚命吸吮着新鲜空气。

baba下车,蹲在我身边,用他戴着手套的手,轻轻的,轻轻的摸着我的头。我看到他眼睛里有泪水,快流下来了。“这是怎么了?”我只能耸拉着脑袋任他摸。

他突然站起来,回到车上,拿来一包东西,又蹲下来,拨开一条。啊,竟然是火腿肠!

“南南,你最爱吃的火腿肠”。baba今天说话声音有点哽咽。他把火腿肠送到我嘴边,但我只是嗅了嗅,没有张口。我知道,baba今天不开心,我不能吃。

他又起身快步走向车,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座,迅速关上了门。我马上追了过去,可是车已经开动了。我一直追,一直追,只听到baba远远传来的声音“南南,别怪我,我也舍不得你”。

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子,我知道,我被抛弃了。但我想不明白,他为什么要抛弃我。我那么的乖,那么逗他开心。而他也是那么爱我,疼我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

(3)流浪

我还是不相信baba就这么狠心抛弃我。我想也许他只是受了什么刺激,一时冲动,说不准等下就回来接我。我傻傻地在原地打转等着,不敢跑远。

天黑了,肚子也饿了。我还是吃了baba剥开的那条火腿肠,然后叼起他丢在地上的那包火腿肠,藏到草丛里。baba的眼泪,哽咽的声音,轻柔的抚摸,一次次回荡在我脑海,他真是爱我的。他一定会来接我回家的。

我坐在原地盼着baba回来。盼啊盼,盼啊盼,真是望穿秋水。夜深了,刮起了大风,我只能躲到屋檐下,趴在地上继续等着baba回心转意。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,还梦到baba来接我回去。

我不知道这是哪里,不知道朝哪个方向找回家的路。我嗅遍了一整条街都没有我留下的味道。这条街,白天跟晚上一样冷冷清清,真是有种讽刺味道。疫情之下,以前把我们关在家里的人类,现在自己被关在家里出不来了。

冬天的风儿夹着雨点摧破了我最后一丝希望。我不得不接受这残酷的事实,我再也回不到那个温暖的家了,心碎欲绝。而baba留下的那包火腿肠没两天就被我吃完。现在要靠自己去找吃的了。

我漫无目的,耸拉着脑袋走着,走着。隐约听到矮灌木丛里传来凄励的呜咽声。循声过去,我看到一只断了腿的贵宾犬在呻吟。原来她是被主人从三楼直接丢下来的。幸好是落在路边的灌木丛中,保住了一条狗命,但却断了一条腿,浑身是血。

“同是天涯沦落狗”,惺惺相惜。我帮它舔干毛,捂在身下,蜷成一团。从此我们相依为命,四处游荡。

接着,我们又认识了其他的流浪的阿猫阿狗,大家四处觅食。垃圾堆,树丛下,楼道边,到处都找不到吃的。

“为什么街上突然有这么多流浪的猫狗啊?”有过路人看到我们后问同伴。同伴说出了真相。原来疫情蔓延的快,本来就人人惊恐。偏有媒体直播说我们猫狗会将病毒传播给人类。于是,很多家庭就将他们曾经百般宠爱的宠物猫狗摔死、活埋、甚至焚烧。

网络爆料,有社区活埋宠物猫

“吉娃娃”控诉说,主人要抛弃他,他在家门口不肯离去,狠心的主人竟然用开水泼它,它才绝望的离开。

三条腿的“小贵宾”更是愤愤不平的说着对人类的不满,宁可让我们流浪,宁可摔死我们,也要保他们自己的命。可是我们的命也是生命啊。

“你算命大了,从三楼摔下没死,有的主人是直接将狗从十几层高楼扔下,还砸破了一辆汽车的天窗呢。”

“不要问我从哪里来,我只想回家”——疫情下一个流浪者的自述_戒杀放生 第3张

某小区摔死狗狗的现场

“更恐怖的是,某地附近也有5只猫咪被从高空丢下摔死。”

……一群流浪的猫狗,你一言我一语,声泪俱下开着对人类的“控诉会”。

我想起来,那天来baba家的那些戴口罩的人应该就是要求baba处置我的社区工作人员。难怪baba那么生气的狠狠关门。但是,他还是抛弃了我,任我自生自灭,颠沛流离。

baba啊,你以前对我的那百般宠爱难道都是假的吗?为什么谣言之下,你就没有把我当作你最爱的“孩子”了呢?

一个月前,我还是个衣食无忧,受baba百般宠爱的狗。每天除了吃和睡就是玩耍作乐,香喷喷的狗粮、罐头、火腿肠……应有尽有。而今一切都化为乌有了。我的生活仿佛从天堂瞬间坠入地狱。

(4)回家

流浪的日子真的不好过。受冻挨饿是小事,最可怕的是还有人围猎我们,好在“流浪的狗儿们”会互相提醒,四散逃逸。

有一天,我带着一瘸一拐的“小贵宾”觅食。我们走的实在太累了,就蹲在一个超市前的树下休息。这时一个体态雍容,戴着口罩手套的大妈,拎着一大包东西从超市出来,朝着我们走过来。我立刻警觉起来,准备随时叼着我的小伙伴跑。

大妈停下了脚步,没有继续走过来。她脱下手套,从一大购物袋里掏出两块面包,放在离我两米远地上,“来,乖狗狗,看你饿的不行,过来吃吧”。虽然我能感受到她是友善的,但我还是一边警惕的观察着,一边慢慢走过去。但“小贵宾”可没想那么多,一瘸一拐的冲过去叼起面包就吃。三下五除二,两块面包很快就被我们消灭了。大妈没有走开,她继续从购物袋里拿出两块蛋糕丢给我们……

我们一路跟着大妈走到了停车场。她打开车后排座的门,对我说“你自己会进去吗?”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抱起“小贵宾”说,“可怜的孩子,怎么瘸了一条腿呢?”也是哽咽的声音,也是眼角含着泪,口中还不断念诵着“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,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,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;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

看她一点都不嫌弃小伙伴脏兮兮的身体,我知道她是一个真正爱动物,把我们当生命,当孩子一样看待的新主人了。我知道,她的哽咽,她的眼泪是发自内心对我们的同情和悲悯的泪水,跟我baba是绝不相同的。

人类都说“患难见真情”,在这样患难之时,我都愿意带着“小贵宾”四处觅食,流浪。而我的baba却狠心抛弃了我。也许人性本来如此吧。对于人类来说,我们只是宠物,他们高兴时就宠爱一下,不高兴时就随便丢弃,像丢个垃圾一样容易,从来没有真正把我们当生命看过。

一路颠簸,车子开到了一座偏僻的山上。老远就听到了我们同类的喧闹声,我心里咯噔了一下,但直觉告诉我,这不是屠宰场。

下了车,好几条狗已经围了过来,有跟我一样的金毛,有吉娃娃,有博美,也有土狗。我很快感觉到一种没有任何危险的和谐气场。

原来这是新主人的农场。新冠疫情发生后,很多家庭丢弃了猫、狗,它们被迫流浪街头。主人就到街头,遇到一只收一只。主人对我们说“从此这里就是你们永远的家,就安心在这里生活吧。”

仿佛做梦般跌宕。一个多月来的怨恨、惊恐、悲哀、伤心、绝望一齐涌上心头,眼泪倾涌而出,世上还是有好人。当我拼命摇着尾巴,伸出爪想向新主人表示感谢时,她搂着我哭了好久!

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,它们就不会再流浪

我知道,我遇到了一个真正爱我,没有把我当宠物的主人了。

我终于找到温暖的家,一个不会再伤害我的家。

(作者注:本文系虚构,为唤醒大众共同爱护动物的善心而作)

撰稿:西边的彩虹 慈清

编辑:佛前灯

(以上内容仅代表笔者的个人学佛知见,一切法义应以佛陀说法为准。)



中国国际教育电视台《探其根本 弘扬正法》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